• Apr 29 Wed 2015 17:36
  • 四月

說起來,四月也差不多到了底,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覺得今年的這個四月,時間過得特別慢,我自己想想了,是這陣子事情比較多的關係嗎?不知道!就覺得日子很漫長,怎麼還沒到月底的感覺,可到底是有哪些事呢?好吧,就慢慢想來慢慢寫吧。

DSC06522.JPG

首先,三月底四月初的時候,在我店址的正對面新開一家精品眼鏡店(好啦,我知道這件事情這陣子我提過幾次了),雖然希望在生意量方面能有互相拉抬的效果,但所謂「同行相忌」,所以我心底還是有很大的危機感;雖然也有人安慰我說:「多開一家店才會有多一點的人氣,俗話說『多戲多人看』(請用台語發音),他做他的、你做你的,安啦!」但只要想到對方的財力,還是有點心驚驚。

話說,這家店的房子是他們自己的(該戶人家在桃園市就有三棟房子而且都是透天的),這房子的女主人是個超級長袖善舞之人,早在去年初(2014)當她的小兒子還在此處做「改裝汽車排氣管」時,她就開始在附近鄰里宣傳,說是他們正在洽談位於大竹區一塊百坪的土地,等買到手後再搭建鐵皮屋,然後把排氣管事業搬到那邊擴大營業,而這房子則讓她的大兒子回來開眼鏡店;好啦,去年12月,排氣管的搬空了,他們開始整理房子了,農曆年後木工進駐,敲敲打打一個月整完工,接著商品入駐,然後這個月初正式營業了;雖然我盡可能不去注意他們的狀況,但,就在正對面的啊,要說都不注意還真是超難的,尤其在看到對面生意量明顯比我好的時候,心底就給它鬱卒起來,也會有人說:「新開張的咩,總是會有親戚五十、朋友六十來捧場的,新店三個月蜜月期你也不是沒經歷過,想那麼多幹啥!」這一層道理我當然明白,但難免會有比較心態產生,也就難免會失落。

其實,對方走的是貴婦級的精品店,和我這種小鼻子小眼睛的中低價位店,客層重疊性不高(說白了就是:我絕對做不到他的客人,但他或許有一些機會拉走我的客人),但世事很難料,一想到被他給KO掉的威脅感,心理就惴惴難安。

DSC06529.JPG

這個四月,不知道自己在恍神甚麼,上旬的時候做壞掉一副鏡片,昨天居然又做壞掉一副,偏偏這兩副都是成本非常非常高的全視線漸進多焦點,這下子好啦,這兩支眼鏡我不僅做白工,還賠了老本下去,想起來就心裡一陣圈圈叉叉的!

DSC06532.JPG

這個四月,俺十二家又鬧事來讓我煩了,其實老家那邊鬧事情也不算新聞了,但這回似乎比較略有不同,以前都是俺那個強勢的大姐又和俺爹或俺娘起口角,類此狀況我已經懶得理,不過這次卻扯到了實質的經濟方面;在416日那天晚上,俺十二爹來電話說是俺那個大姐又不知到哪根筋斷掉了,打電話給俺十二娘,說若不把老家的房子讓她拿去抵押貸款,她就不認兩個老的是父母、兩老也直接當沒生她這個女兒,大家從此就老死不用再見!

怪了,怎麼「我當是沒父母的孤兒、你們當作沒生這個女兒,大家不用再見不必連絡」這句話似乎妳在三四年前就說過了,而且還說了不只一次(用力想一下,每年至少說一次),既然「不用再見也不必連絡」,那妳這通電話又是怎麼回事?說甚麼「二胎借貸很容易,不必信用調查,蓋個章就可以,本利都由我這邊付,老娘你只要蓋個章就沒事。」妳當我們都是白癡啊!甚麼是二胎,說穿了就是地下錢莊,老家要是能向正規銀行貸款,早在去年你們就問過七八家銀行了,有哪一家願意承貸?再說本利你都會付,拜託,妳的誠信我又不是沒領教過,不用在那邊把胸脯拍的震天響,我半點兒都不會信的!

說甚麼「你們小兒子拼事業拼得要死要活,我當他姐的幫他調錢調到得恐慌症,妳們做人家父母的,就眼睜睜看自己兒女過的人不人鬼不鬼,你們半夜睡得安穩嗎?!」好個義正詞嚴啊!你那個小弟自己野心太大,一心只想做「大事業、大老闆」,身邊沒半點錢也敢開「大公司」,能借的不能借的都借光光,連老家的鄰居都被借到怕了,請問這是誰的問題?是你的老爹老娘造就的嗎?再說你得恐慌症,我真是無言,妳要替妳的小弟四處籌調資金,那是妳自己心甘情願可沒誰逼著妳幹,講難聽點,幫自己的親弟弟籌調資金妳還從中牟取利息差額,既然妳要賺這筆錢,那「恐慌症」不過就是妳得到此筆報酬的附加紅利罷了,該怪誰?父母還是妳自己?

就這樣,俺十二娘被她那個強勢的女兒盧到受不了,於是鬆口答應要把老家讓她拿去作「二胎貸款」,俺十二爹覺得事情大條,就先打電話給他的么兒(也就是俺那個絕頂聰明的弟弟),想了解一下他最近公司財務狀況,「我公司最近沒資金調度問題!」那幹嘛要叫你那個強勢大姐成天回家吵著要房子抵押,您猜怎麼著?「不過是要借個一百萬,借幾年了還不肯出借!你們做父母的看房子比看自己兒女還重,做你們的子女真是倒楣!」這是甚麼話(翻桌)!!老爹老娘早就沒生財能力,我們做人子女的這幾年也都沒能力供養他們,眼下他們是把房子設定給某位至親,每個月向那位至親拿生活費過生活,真正是「以房養老」的淒涼晚年,你們把房子拿去地下錢莊借錢,那叫兩老靠甚麼吃穿?是你每個月會拿家用回去養父母嗎?我怎麼記得四年前你就說過每個月要給父母二萬元的零用錢,但好像就只拿了兩三次的二萬元回家,然後就當沒這回事了;還有,你那個強勢的大姐她婆家不是有錢到靠北邊走嗎,之前還炫耀說她光光去年一年就出國玩耍四次,其中一次還是十二天的行程,這麼有錢人家,為什麼一天到晚要打娘家房子的主意?而且還口口聲聲說是替她的弟弟籌措資金?你們姐弟二人到底在搞甚麼鬼!

說來這些都是家醜,俗話說「家醜不外揚」,如今我不怕醜的戳破這層窗紙兒,也實在是無可奈何之下的透口氣罷了!再想到八九天前我的一位好朋友的父親辭世了,唉,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,三月初,興的父親走了,這個月我這位好朋友的父親走了,想到俺爹俺娘和這兩位長輩年齡差不多,誰都說不準下一回是不是就換我悲慟,那又何必把自己的爹娘逼到惶惶不安的地步呢?

DSC06551.JPG

這個四月,出門了幾次,首先是49日生平第一次參加「志工旅遊」,重新領教了遺忘已久的『遊覽車KTV魔音穿腦』,和再次見識到婆婆媽媽們強大的購物欲和購買力; 412日則是去了金瓜石半天,我那位在地的朋友阿毛,帶我探訪了他個人的秘密基地,那個幽然靜謐的私房景點,有機會的話,我真想再去一次。

419日那個星期天,則是拿著大隻蘿蔔頭的准考證影本,到新竹市區的文昌廟拜拜,話說,大隻蘿蔔頭今年五月要大考了(就在這個星期六日兩天),我這個當他爹的也沒能幫上甚麼忙,就只能拿著他的准考證影本去拜個廟求個心安;其實這一天還滿有可寫之處,只是我懶,沒發文,那就在這裡囉嗦幾句好了;當天碰巧是我那位新竹的地頭BEN的生日,所以咧,中午時間就很順勢的吃了頓大餐,吃過午飯,BEN騎著機車載我四處逛了逛,然後逛到新竹一處知名的公園,這座公園採江南水鄉庭園造景,亭台水榭、假山堆疊,還頗具匠心,綠竹修篁、曲徑幽幽,營造出「猶抱琵琶半遮面」的隱蔽感,我們還一不小心當了「壞人好事」的死白目!事情的經過是這樣子的,因為這公園如我前述那般處處隱蔽,所以當我們邊走邊聊往一處綠竹夾道的小土堆走上去時,忽見一位年輕小底迪(估計二十多歲吧)從土堆上方走下來,表情有點……怎麼說好呢?總之不是很自然,接著我們看到土堆上方站著一位臉上略顯尷尬的襯衫哥,該位襯衫哥的褲襠處呈現異常飽滿的突出狀,呃這下子換我們尷尬了,只好裝做甚麼都沒看到的快步走過,然後到停放機車處趕緊騎車離開。

離開公園後,我和BEN就照原定計畫去游泳,這是我今年度首次下水,是說我從去年八月初之後就沒在游泳,相隔七八個月後再次下水,發現,好累!或許是太久沒運動、也或許是年紀真的大了、又或許是菸戒不掉肺功能變小,總之,這個首航真是他媽的喘和累,前前後後加總游大概五百公尺吧?我就快死掉了,然後就上岸沖洗,接著去搭火車回家。

DSC06516.JPG

這次下水才發現我的泳褲壞了,不管是褲頭或褲管處的鬆緊帶都老化鬆弛,某些處的車縫線也綻開了,所以,幾天後我發了失心瘋,在網路上一口氣買了三件泳褲,我想我真的是瘋了,買這麼多條泳褲要幹啥?煮湯嗎!!尤其是那件純白的泳褲,我非常肯定我是沒那個勇氣穿上去見客,那幹嘛買咧?(嘆氣)

然後426日那天則是去了一下湖口老街,說「去了一下」是真的只去一下下的時間,從到湖口老街然後到離開湖口老街,這中間大概停留一個小時左右,都不知道去幹嘛?不過,運氣不錯的是,在湖口老街附近的「漢卿步道」看到一兩棵開滿白色油桐花樹,於是就卯起來亂拍了幾張。

DSC06555.JPG

這個四月,見了幾位朋友,其中一位是素未謀面的新朋友(姑且稱做E),二十八九歲的年紀,問我「結婚好不好?」斯言大哉問,結婚到底好?還是不好?我覺得見仁見智了,但同為愛男人的男人,我的建議是「能不就不」,因為不僅違背了自己還拖了個無辜女人下水,真是傷己又害人,但在進一步了解E的狀況後,我倒是要他「問你自己的心」;這位E目前身邊有個交往兩三年的女朋友,我原本以為是煙幕彈,但結果不是,因為E對她是有感覺的(不管是官能肉慾上還是心靈情感面),而且E在大學時期也交過幾任女朋友也都是有感覺的(同樣是官能和情感都有),對於這樣能愛男人又同時能愛女人的E,我個人覺得算是一種幸運吧,但E的疑慮在於:萬一婚後生活不如預期而發現自己比較偏向愛男人時該怎麼辦?哎哎,又是個大哉問,我怎麼知道該怎麼辦,所以只好請他誠實問問自己內心最深處了,最壞的情況就是他婚後的妻子發現他是雙性而不能接受而離婚了事,不然就是婚後的妻子不知道他是雙性而當他有「要男人的生理需求時」花錢去買吧,反正很多異性戀男人結婚後不也是會花錢去酒店吃粉味或嫖妓嗎,同理可證了。

DSC06545.JPG

最後是昨天去上公會辦的「在職教育」,這種課程基本上很多都是一再重複的,不過,人的記憶是不可靠的尤其是在有年紀如我之輩,所以,雖然很多東西都是一再重複,但去上課還是能撿回記憶和吸收一些新的;這一段的重點在於:「公會」和「工會」之間的派系問題。關於這部分就真的是Long story了,那就略過不談,總之就是兩派之間因為某些問題而翻臉,然後,為了推動「資格國考」法條通過,兩派人馬各推不同方案,於是乎,我們這種死老百姓就不知該聽誰的或說該支持誰比較好了,唉,那你們就繼續吵吧,等吵出共識了,再去推動國考吧。(兩手一攤)

 

 

 

記 好漫長的人間四月天 是為誌      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橙光
  • 四月有點忙
    盡是人生各般滋味
    祝你的五月愉快多多
    大兒子的會考順利^^
  • 謝謝您的祝福
    關於俺家大隻蘿蔔頭的下一個階段會怎樣
    我不會強求
    畢竟他的能力到哪邊我們都心知肚明
    只要能考上他自己希望能上的學校我就覺得很滿意了

    這個四月確實多般滋味在心頭點滴

    十二 於 2015/05/01 15:26 回覆

  • 公子
  • 午安 五一假期愉快
  • 五一不愉快
    我沒放假
    ( 哭哭 )

    十二 於 2015/05/01 15:51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蘋果‧阿部吉
  • 老人家老本要顧好..
    遇到不會替父母想的子女真的很累..
  • 我到現在仍然想不通
    我的那兩位姐弟他們到底在搞甚麼!!!

    十二 於 2015/05/01 19:55 回覆

  • OWEN
  • 好漫長的四月... 也好漫長的一篇文
    歐文先生看到... 頭昏眼花

    總歸一句話... 平安健康 就好! (啾咪)
  • 啊不好意思
    我太囉哩囉嗦的亂寫一堆了
    讓歐文看得眼花頭昏真是失禮 ^^"

    是的 平安就好

    十二 於 2015/05/12 14:1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