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 / 06 / 14 晴空朗朗艷陽高

DSC07167.JPG

今年五月以來,心情一直在低點處擺盪,情緒低潮鬱悶走不出來,我想我需要給自己一個假出門去透口氣兒,最初打算五月中到高雄走走,順便看看同志遊行,結果,剛好和岳家的母親節聚餐撞期;心底想說那就往後延吧,延到五月底再找個去處把自己曬成一隻煮熟的紅蝦子吧,但「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」,五月二十九號清晨六點鐘,俺十二爹因胃出血而略有昏厥現象,救護車送往醫院住院觀察治療,我想出門透氣兒的想法又「匡啷」一聲碎滿地。

DSC07204.JPG

說到俺十二爹,他是個非常難伺候的病人,住院前後七天半的時間裡,種種荒腔走板的言行舉止,讓該醫院該樓層護理站所有護士都知道他是個超級難搞的老頭,不僅此,一但稍有不如他意的,就摔東西、罵大罵小,連請來照顧他的看護大姊也一並罵進去,搞得該位看護大姊一度跟我說「這條錢我不想賺了!」在俺十二爹住院期間,我每天在醫院、老家和店面三處奔波,說實在話,很累!但結果卻換來他在我背後說「誰叫他來!我有叫他來嗎!」、「不需要兒子來送終,我已經交代在做殯葬業的朋友以後幫我收屍」、「忙?忙甚麼!開一家店整天閒閒坐著沒事幹!」家中不論大小都被他批評到一文不值--當他說這些話時,我人剛好站在病房門口,他說的每一句每一字,我都清清楚楚的聽進耳裡──等他大放厥詞完之後(二十分鐘),我才走進病房內對他說「你剛剛說的每一句我都聽到了。」其實我挫折感非常重,這是我的親生老爹第三次用言語嚴重傷了我的心,(第一次是在廿多年前當他知道我的性向時,他罵我「敗德!不知羞恥!人不做要去做甚麼同性戀!」;第二次是在2010年,他當著我的面惡聲惡氣的說「我在你這年紀,我的老爸老媽我養得肥肥肥」),一個人能夠被傷幾次心?我真的很難過,我的兄弟姊妹幾乎完全不出面了,只剩下我一天來醫院報到兩次,但卻得到這樣的評價,我都不知道我該怎麼去面對這樣的父親了,所以我決定短時間裡,暫時都不再回老家了,既然他那麼不需要我、既然我對他而言是可有可無的,那麼我又何必再去承受他的言語刺傷?

DSC07335.JPG

鬱悶、低潮和傷心,壓得我有點難呼吸,我真的需要出門走走,但在付完老爹的住院醫療和看護大姊的所有費用後,我手邊實在沒多少現錢好支撐隔宿行程,想了幾天,在612日下午決定到鹿港走走吧,古意盎然的鹿港風情應該可以撫慰我眼下的情緒,於是上網訂車票,但時間太逼近了,只訂到去程的座位票,至於回程該怎麼辦?到時候再說吧,最多就是區間車一程一程慢慢接駁回桃園。

DSC07191.JPG

614號星期日清晨一大早,淡藍藍的天空顯示著這會是個大好天氣,鹿港肯定會很曬,那又如何?就去曬吧。   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