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7214.JPG

關於「堂號」我個人一直都有點興趣,我曾經對「堂號」以自己的想法強加解是:堂號應該是這個姓氏的中心價值觀或用以警惕勉勵族人的詞彙,後來在網路上查一下堂號的由來,才知:堂號』即祠堂的名稱或稱號,主要用於區別姓氏、宗族或家族。來源主要有:地名(一般表示宗族的發源地)、典故(與本族祖先相關的故事或傳說)、訓詞和祖先名等。 原來這才是堂號的真正由來,看吧,我果然太過自作聰明了!

DSC07178.JPG

20125月和俺娘從彰化車站搭小黃到鹿港,車到鹿港鎮,小黃運匠大哥對我們說明「四知堂」的由來:「古時候有某人想對一位楊姓大官行賄以便打通關節,這個某人說:『這件事沒有任何人會知道的,所以請大人收下吧。』而該位楊姓大官義正詞嚴說:『天知、地知、你知、我知,怎會說沒有人知道!』予以拒絕;後來該楊姓支派便以「四知」做堂號,用以警惕後人,不論做任何事都需光明磊落。」

DSC07180.JPG

自從知道「四知堂」的堂號典故後,我就對鹿港老街屋舍門楣上的堂號多了份好奇,也因此每一次到鹿港,都會隨手拍幾個堂號的照片,這次當然也不例外,不過,我是個很懶散的人,雖說對堂號感到好奇,但拍照歸拍照,似乎也從沒去細究其中由來和典故,說到底就是個半瓶醋。

DSC07162.JPG

DSC07166.JPG

DSC07171.JPG

到鹿港,我習慣從天后宮做為起點,從中山路右轉文開路到底再左轉進入所謂的「老街」區,其實鹿港的每一條街道巷弄都有其自己的歷史可尋,不過,現今的「鹿港老街」大概就單指:埔頭街和瑤林街這兩條相連的街道。

DSC07161.JPG

DSC07154.JPG

「新祖宮」是台灣唯一一座由清乾隆皇帝下令用官費興建的媽祖廟,也稱做「敕建天后宮」,在清朝年間是由官方主祀,是有別於民間建造的「官廟」,廟門前一座「文武官員至此下馬」的碑文,是到新祖宮必拍的點;相較於中山路上的天后宮香客熙攘,新祖宮這兒就顯得清靜許多,於是就走進殿內,拍下「軟身媽祖塑像」。

DSC07157.JPG

DSC07163.JPG

供奉關聖帝君的「南靖宮」也位在埔頭街上,看過新祖宮後,又走進南靖宮,在對關聖帝君合掌拜了一下後,就信步走到後院去,南靖宮後院這兒有一棵樹,記得在20123月時,曾看到這棵樹上開滿嫩桃紅色的美麗花朵,當時沒注意到樹下就立有一塊說明牌,這一回總算讓我看到,原來這一棵樹的學名是:羊蹄甲,而且也有百年樹齡了,鹿港果然是台灣島內的歷史重鎮區。

DSC07164.JPG

下圖的這戶人家的春聯年年都以時事入詩,今年更直接以台北市長柯文哲先生的語錄當作橫批,關於柯市長的行式風格大家有目共睹,我也沒啥可說。

DSC07173.JPG

在此貼上該戶人家2013年和2014年的春聯。

DSCN9354.JPG
▲ 2014年 

DSCN2151▲ 2013年 

DSC07189.JPG

沿著埔頭街邊走邊亂看,想起了「隘門」,於是找了條巷子穿出去,來到隘門處,時值中午1140左右,整條巷子安安靜靜的,突然想到幾年前曾在這兒和一位八十多歲的阿嬤閒聊幾句,不知道這位阿嬤最近還好嗎?正午的陽光又烈又曬,附近家戶都門窗緊閉,我想大家都在屋內躲太陽吧,也只有我這樣的傻瓜才會在正中午的大太陽底下胡亂走著。

DSC07196.JPG

DSC07195.JPG

DSC07187.JPG

DSC07200.JPG

穿回埔頭街繼續前行,來到瑤林街的「半邊井」景點,半邊井是古早時代的分享概念,古時只有富人才有錢鑿井用水,這戶王姓人家(『三槐挺秀』即是「王」字)便把井鑿在圍牆處,一半在牆內自用、一半在牆外供貧苦人家方便取水,這種「有物共享不獨己用」的胸襟,在現今的功利社會越來越少見了。

DSC07210.JPG

DSC07215.JPG

DSC07217.JPG

瑤林街上這家「古早彈珠檯」我差不多每次到鹿港都會進去玩一局,不過,我是個技巧和運氣兩缺的人,所以每回也都只得到安慰獎的糖果一顆,反正就只圖個回味兒時記憶,至於成績如何,我想那不是重點了。(我果然很會安慰自己)

DSC07228.JPG

大有街「施家古厝」內部建築精巧曾得某國外媒體盛讚過,但在鹿港卻沒太大名氣,我猜跟它不起眼的斑駁板牆有關吧?當天的施家古厝裡,有兩位大嬸正忙著綁粽子,徵得她倆的同意後,拍下一串粽子,我有好奇的問一聲:這兒怎麼荒廢沒人住了?其中一位年紀較長的大嬸回說:「這兒關過人,所以沒人住了。」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聽錯了,把「做官人住」聽成「關過人」(這兩句用台語發音是極為接近的),看她們手邊忙得很,我也不好太追根究柢的重新發問,只好把這問題憋在肚子裡,如果有任何人知道施家古厝典故的,煩請不吝指正。

DSC07227.JPG

DSC07230.JPG

出了大有街便是第一市場,市場內有個商家貼了一整片板牆的「台灣諺語」,句句都是前人的文采菁華,其中一句我看著特有趣,在此說一下「上帝公拔輸賭槓龜」,玄天上帝腳踩蛇、龜,用此形象暗合沒中獎的「槓龜」一詞,我個人覺得頗有意味和趣味;另外請您猜猜下圖竹竿上吊曬著這一片一片的是啥??

DSC07239.JPG

答案是:豬皮

 

DSC07240.JPG

在一兩百年前鹿港全盛時期的「九曲巷」範圍涵蓋到中山路、文開路、埔頭接、瑤林街和大有街,幾乎半個鹿港鎮都可稱是九曲巷,現今的九曲巷則專指「金盛巷」這一區塊,一進金盛巷就先看到「十宜樓」,十宜樓是早年的風月場所,而今風華早已不在,只剩無盡的孤寂,遙想百年前此處的衣香鬢影,不知那是怎樣一種喧鬧景況。

DSC07241.JPG

「九曲巷」也是我必走的景點,彎彎曲曲的狹仄巷弄,常常會讓我想起兒時住家附近也差不多是這般,在說,九曲巷內有一處我個人專屬的秘密基地,那是我去放空發呆的最佳去處,所以,只要來鹿港、只要時間允許,我一定會把九曲巷從頭至尾走一遍。

DSC07247.JPG

DSC07251.JPG

正午1240的日頭威力強大,「丁家大宅」的過堂風,吹在身上,舒服到讓人有點想直接席地而睡。

DSC07263.JPG

DSC07270.JPG

DSC07264.JPG

「意樓」幽幽無人語,誰還記得那位盼望夫婿覓得功名早日歸的尹娘,終生抑鬱至死都沒盼到夫婿歸。

DSC07276.JPG

「老龍師肉包」是鹿港的知名美食,微甜的調味、多汁的肉餡,即使是這般炎炎夏日,也值得買來嚐。

DSC07281.JPG

DSC07283.JPG

DSC07284.JPG

DSC07286.JPG

美中不足的是「龍山寺」正在整建中,我最愛的重簷歇山式山門搭滿鷹架,真的大煞風景,不過,數百年的古剎總會有坍塌崩毀的風險,適時的修補整建也是必要的,只是,我想在龍山寺這兒好好沉澱心情的念頭,看來是沒辦法達成了。

DSC07290.JPG

DSC07294.JPG

DSC07295.JPG

龍山寺正殿前的戲台藻井也是我到鹿港必拍的,這個八卦藻井結構精巧縝密,除了美觀之外,還有聲音共鳴的效果,不得不佩服先人的建築智慧。

DSC07302.JPG

DSC07305.JPG

DSC07312.JPG

左龍邊的迴廊滿佈著塑膠棚布,右虎邊迴廊的梁柱明顯上了新的油彩,深咖啡偏紅色為基底、雲條飾以泥金,不知道整個整修完成後的龍山寺,會不會失去了古樸大度的器量?

DSC07313.JPG

DSC07315.JPG

關於「摸乳巷」我本來是沒打算去,不過,龍山寺整建中,讓我失去久待的耐心,所以就走去摸乳巷看看。

DSC07321.JPG

DSC07325.JPG

最後說到「文武廟」,從以前到現在我都對文武廟沒啥興致,說不出為啥沒興趣,總之就是沒感覺,不過因為時間還多著,所以還是走過去,在看到「文開書院」被鐵板圍牆密密圍著(也在整修中)、還看到兩團攝影協會請了幾個年輕美眉在此搔首弄姿的拍照,我完完全全不耐煩,連相機都不想從背包中拿出來,於是就直直走去洗手間、上個廁所、洗把臉,然後又直直走出文武廟園區。

DSC07232.JPG

下午三點鐘,我站在公車站牌下,等待到彰化車站的公車,我想,我是不是該回家了?

DSC07223.JPG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