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 / 07 / 19 晴時多雲午轉陰雨

DSC07507.JPG

話說,俺家裡的大隻蘿蔔頭今年大考了,關於「考試」這檔子事,人為努力當然非常重要,但,有時候「運氣」也很重要,雖然近這七八九年來,關於莘莘學子的升學方式真是一年一變,搞得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怎麼考?又怎麼填學校而焦躁和不耐煩(會不會只有我如此),雖然大隻蘿蔔頭是個很認份的小孩,該讀該念該考該寫的,他都很認真的去讀念考寫,但功課一直都不怎地,身為他爹的我這老頭兒在一旁也幫不上忙(一來課業是他自己的,二來俺在學生時代的功課真的是「爛斃」二字形容之),想來想去,那就去廟裡祈求未知的神靈力量能幫幫忙,也算是給自己一個安心和交代,於是就去新竹拜拜了,之所以會去新竹的廟宇許願,這就說來話長的事兒了。

今年農曆年的大年初四,去了趟新竹拜會朋友,過年期間拜廟算是正常活動,朋友BEN帶我去位於新竹車站後站、廟齡二百多年的「竹蓮寺」,竹蓮寺主祀觀音佛祖,配祀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,當BEN在介紹竹蓮寺歷史典故時提到:「文殊菩薩掌管智慧」,當下就先替大隻蘿蔔頭買了個開運小飾品,在文殊菩薩座前唸唸有詞的祝禱一番,後來想了想,又在觀音佛祖座前許了願,祈求大隻蘿蔔頭若能考上他心中想念的學校,我將以馨香和鮮花來此還願。

今年四月中旬時,又拿著大隻蘿蔔頭的准考證影本、又到新竹又勞煩BEN帶著我到新竹市區的關帝廟後殿的文昌殿,向文昌帝君拜拜,然後順勢求了支籤,說到那次的求籤,也滿妙的,頭二支籤都沒應允,當我在籤筒裡抽到諸事大吉的「籤王」時,本想說這根本就不可能而打算直接放棄時,BEN說:「世事無絕對,既然都抽到了,那擲茭看看吧。」,好吧,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,結果卻連續三個聖茭,我自己都覺得這也太神奇了吧!

其實抽到籤王是要添油香錢的(籤詩文有載明),但當天因為一直覺得太神奇了而沒細看,也就沒添油香錢,等回到家細看籤詩文才發現「啊!沒添油香錢!」沒辦法啦,只好心底默想「等大隻蘿蔔頭如願考上他想念的學校和科系後,再去添油香錢吧。」

好啦,五月考完啦、六月中旬成績下來啦,該搞的自傳啦、證照啦、在校成績啦….(下刪三千字)集結成冊、分寄五所不同學校,接著就是無止盡的等待,然後終於確定了,是大隻蘿蔔頭想念的學校無誤了,七月八日那天帶著大隻蘿蔔頭去該校登記,一切總算功德圓滿了,真是阿彌陀佛。

是說那些總是關在冷氣房裡的大關們噢,筆誤,是大官們,可否請你們體恤一下我們這些死老百姓們,考試制度不要一年一變的好嗎?變過來變過去的,搞得學生和家長都無前例可循的焦躁不安,何苦如此擾民呢?

DSC07509.jpg

既然一切功德圓滿,當初許的願、該添的油香錢,那就該去還、去添,所以就挑昨天(07/19)獨自去新竹來一趟還願之行;這一回因為朋友BEN有事無法做陪所以就我自己一人走,其實關帝廟(不是青草湖旁的古奇峰而是市區裡的關帝廟)和竹蓮寺都在新竹車站左近,沒人帶路應該也沒差,出門前看了一下「估狗地圖」、記了幾條路名就搭火車去新竹了。

啊不得不說的是,看地圖和實際去走一遭,這中間還是有差別的,加上我向來是以「路癡」二字聞名江湖(撥瀏海)(這一點都不值得驕傲的吧),出了新竹車站,完蛋了,東南西北完全抓不到重點,沒辦法啦,只好邊走邊看了,好在的是,俺向來將「路,是長在嘴裡」奉為圭臬,雖然方向感奇差無比,但只要臉皮夠厚,就不怕找不到地方;前後只問了兩個人就找到了關帝廟(再次撥瀏海)(這還是一點都不值得驕傲吧),買了金、香,照廟方提示的順序、依次上完香、添了油香錢,出了關帝廟,忽然搞不清楚「中華路」該怎麼走?沒關係滴,問人就可以囉。

沿著中華路往新竹車站方向走,一邊走一邊找可以穿越鐵軌的地下道,走著走著,咦!奇怪!地下道咧?估狗地圖上明明有清楚載明的啊,按怎我都找不到咧?走過新竹車站,站前倒是有個人行地下道,雖然不確定,事已至此,雖不確定都還是一頭鑽下去,唔,完全沒有任何往後站的標示,該不會我又走錯路了吧?正在左右為難之際,剛好前面走來三個看似國高中左右年紀的小女孩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問再說,啊我真是越來越佩服我自己臉皮厚度了。

小女孩們說:「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到後站耶,但能確定的是,這個地下道沒有通往後站喔。」這下好啦,真箇太美妙啦,簡直是萬家生佛了,鑽出了地下道,咦,怎麼還在中華路上啊,那我剛剛走了老半天到底是咋啦?

DSC07513.jpg

正當我打算在抓個誰來問個路時,剛好撇見「站越站人行地下道」就在一旁,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,嘩!萬歲!(你確定『得來全不費工夫』嗎?)走進這個人行地下道、出來人行地下道口、站在新竹後站處、老問題又來了:啊竹蓮寺是往左邊還是右邊走啊?(啊啊啊!抓破頭!)就在我茫茫然毫無頭緒之際,一位鐵路局的員工騎著腳踏車從遠處施施然而來,話不囉嗦,當然要問他個明白呀。

在該位鐵路局人員指點下一路往前走,走呀走呀,怎麼好像走不完,就在我想說要不要再抓個人問時,赫然看到「竹蓮街」的路牌,那個當下簡直想行個五體投地的大禮來感謝天老爺;啊後來等我拜完竹蓮寺要離開時才看到「竹蓮街人行地下道」就在廟旁邊,原來,我從關帝廟出來後沿著中華路走的時候,一個沒注意,錯過了這個地下道的入口,也就是說,我剛剛兜了一大圈的冤枉路,看來,我確實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呀!

DSC07514.JPG

竹蓮寺是個有二百多年歷史的古廟,雖說此時並不是甚麼年節日,但廟裡還是香客眾多,在廟裡買了金、香,再買了盤香花,先向主祀的觀音佛祖說明此次來還願的意向,接著依序向廟裡供奉的諸神明上完香,想想,又到辦事處添了油香錢,再想想,替自己下半年運勢抽支籤問個心安吧(還真是愛抽籤),擲茭三次求得「乙丑」籤,翻看廟方籤詩解文集,似乎是個還不錯的籤,嗯,希望今年下半年度真能有個較好一點的運勢。

DSC07527.JPG

總算該辦的正事都搞定了,走過竹蓮街人行地下道,來到車站處,本來想說到「迎曦門」去瞧瞧,但天空卻開始飄雨點下來,出門沒帶任何雨具,只好放棄直接進車站去,又正巧一班北上區間車進站,雖然剛剛白走一大圈,但這會兒卻又有如神助般的巧,正應了那句「失之東隅收之桑榆」呀。(喂!這句話完全不是用在這兒的,別在那邊假會,很丟人的)

 

 

 

記 標題到底該下「還願」還是「迷路」才比較契合全文咧? 是為誌    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