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一篇提到自1970中期到1990末期可說是國語流行歌壇的黃金三十年,許多別具個人獨特唱腔的實力派歌手,在這黃金三十年裡爭相鳴放,上篇提到姜育恆先生的「最後的溫柔」,在這裡我想延續上篇,再提姜育恆的另一首經典歌曲「驛動的心」。

姜育恆個人獨有的「抑鬱型滄桑」唱腔,加上特殊的出身(韓國華僑),詮釋起情傷或是漂泊遊子的心情,感覺特別對味,這首「驛動的心」呈現的詞情曲意,說是專為姜育恆量身打造,想來也不為過;一首好歌除了能經得起歲月的淬煉,也常常會讓其他歌手爭相翻唱,「驛動的心」當然也不例外,在我個人的印象中,這歌最早應該是姜育恆所唱的吧(如有謬誤,還請不吝指正)。

現在來聽聽不同歌手唱同一首「驛動的心」

 

姜育恆 版本

這個版本我想無須我多費贅詞,是大家耳熟能詳的,如同我前面所說,這專為姜育恆量身打造的,漂泊多年的遊子、近鄉情怯的心緒,特殊的姜氏憂鬱,把這歌詮釋的非常有韻味。

 

蔡琴 版本

細聽這個版本可以發現:第一次唱的時候,在編曲方面有明顯的變更,到第二次在唱時,就接近姜育恆版本的編曲。

和姜育恆的版本相比,蔡琴的聲音比較柔、比較軟,加上編曲少了激情多了撫慰,所以我個人認為比較偏向「療癒」的那一路;兩相比較之下,姜育恆詮釋的是「當時的我」,也就是遊子本身的心境,而蔡琴的版本,跳脫了「當時的我」的範疇,比較像是:歷經漂泊的歲月在心情沉澱下來後,淡淡的訴說著自己曾經有過的那些心情。

這樣的詮釋方式,比較像是「曾經有過那樣歲月的第三者」在轉述另一個遊子的心聲,同時也問著自己:疲憊的我是否有緣和你相依

 

劉紫玲 版本(中國大陸)

在我還很年輕的時候,曾經有過短暫的時間偏好「美聲唱法」,但隨著自己年紀增長,對於美聲唱法就比較不偏愛;劉紫玲小姐的音色乾淨、無瑕,轉音技巧無懈可擊,不過,偏嬌美的聲線來詮釋這首漂泊滄桑的歌曲,就我個人感覺,美則美矣,韻味就明顯不足,說個不怕挨罵的就是不耐聽。

 

楊宗緯 版本(現場)

選秀節目出身的楊宗緯,激情澎湃的哭腔是他個人的特色,唱起這首驛動的心,我相信現場聽眾絕對聽得動容甚至催淚,只不過,我個人一直認為這首歌應該在描述「經歷過以後的沉澱」,有那麼一點點接近反璞歸真的味兒,所以最大的重點在於「驛動的心已漸漸平息」,既然是「已漸漸平息」,就應該沒那麼樣的激情澎拜和傷懷,楊宗緯唱得似乎過了些,感覺是:情緒放到盡卻少了「收」,有點可惜。楊宗緯對於哭腔的掌握,其實也算是爐火純青,但我個人還是認為:乍聽驚艷、再聽則太滿、三聽就讓人承受不住。

說到哭腔,我在網路搜尋這歌時,發現潘越雲也曾翻唱這首驛動的心,潘越雲也是以哭腔唱法名動歌壇,只不過我找不到相關影音來做個比較。

 

民雄 版本(現場)

民雄在公視節目唱的「驛動的心」,我還滿驚豔的,或許因為近幾年民雄逐漸往「綜藝通告咖」方向偏離,我差不多快要忘記他的好聲音了,他唱的這歌算是原汁原味的姜育恆版本;民雄的音域寬廣、聲音渾厚又清亮,詮釋這首歌在情感收放部分,我個人認為拿捏的很好,放的時候放盡但又適時的收一些回來,在某些轉音處,同樣有著幾許的哭腔在,不過,淡淡的,不會太濃重。

以上都僅止個人聽歌感想,錯說處還請不吝指教。

 

 

 

記 一首歌大家唱風韻各自 是為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