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 / 11 / 01 後來真的下雨了

DSC08438.JPG

近這十二年來,內灣老街我前前後後來過有六七次了吧,每次到內灣我都覺得它似乎不斷的在長大,攤商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往外延伸,星期假日遊客爆多,人潮壅塞喧囂吵鬧,完全感覺不到老街該有的靜謐和安寧(或許非假日才有安寧吧),不特此,內灣老街和台灣其他地區老街所販賣的商品都差不多,我高度懷疑,全台各地的「老街再造」工程是不是都被同一家行銷公司給包辦,啊不然怎麼相似度這麼高?!

DSC08369.JPG

DSC08414.JPG

認真來說,這個時間點去內灣在季節上不大對,夏日螢火蟲已過、楓葉又還沒紅、櫻花則是明年春天的事兒,時序有點不上不下的,除了吃吃喝喝外,似乎就沒啥特別點好尋,偏偏我把「吃」這檔子事排在我的人生項目的最末端,因此走在人潮到讓我頭皮發麻的老街上,總有點心不在焉,因為沒想買任何東西來吃的慾望就不知道要幹嘛才好;不過話再說回頭,夏日螢火蟲無論如何我是看不到,論理,要看螢火蟲就得在內灣過夜,又或者要待到很晚很晚上以後,對我來說都有點困難……好吧,這一段是廢話(踹飛)。

DSC08416.JPG

DSC08421.JPG

我在自己的Facebook上頭靠么說:不想吃吃喝喝的內灣老街有點無聊。一位朋友看了後,分享了他某次到內灣的經驗:『我有一次去,遇到林務局辦尋找老樹的活動,滿有趣的,每個老樹下都會有一位志工說老樹的故事。之前看電視一個老外說,台灣人去景點旅遊,不太在乎這個地方有什麼故事,而是在乎這個地方有什麼好吃的。』真是太幸運了,我也好想能體驗一次「尋找老樹」的活動;然後那個老外說的真對,台灣人出門似乎都只在乎吃啥喝啥,至於能看啥聽啥體驗啥,似乎不重要,這也算是另類的台灣特色嗎?

DSC08417.JPG

DSC08419.JPG

雖然我對吃食沒甚麼慾望,不過看到了『現炸野薑花』這倒新鮮,一旁的朋友BEN建議我可以試試看,於是就買一個嚐嚐…… 噢對了,忘了說,我出門前打了通電話請住在新竹的BEN充當臨時救火員相陪,BEN很有義氣的一口答應,對於BEN的如此情義相挺,在此謝過。

DSC08370.JPG

DSC08373.JPG

DSC08375.JPG

這個油炸野薑花,外觀很像閩式的地瓜籤餅,話說,我個人對辛辣味的薑完全無好感,通常湯頭裡有薑我都會挑掉,不過這個油炸野薑花完全沒有辛辣感,吃進嘴後,只有在舌根處會微微出現薄薄淺淺專屬薑的辛香氣,除此之外,還帶有淡淡的花香味,口感算是新奇(對我而言是如此),可惜麵衣太厚又太油了些,有嘗過就好。

DSC08376.JPG

DSC08377.JPG

拿著油炸野薑花,邊走邊吃的往來到內灣必去的「內灣吊橋」,走在吊橋上,看著遠方山頭雲霧繚繞,讓人覺得心曠神怡,忍不住也拍了一張;堪勘行到吊橋另一頭,突然發現橋墩下一叢聖誕紅正紅豔豔的綻放著,這幾年氣候變化異常,花序也跟著紊亂了,嘖!

DSC08382.JPG

DSC08390.JPG

內灣地區向來以野薑花著名,我對BEN說我還沒看過野地裡盛放的野薑花,話才剛說完,眼前就忽然看到一片盛開的野薑花,真是神助呀,話不囉嗦,欺身前去胡亂瞎拍。

DSC08396.JPG

DSC08394.JPG

野薑花的花形簡單俐落,花色潔白無瑕,香氣撲鼻濃郁,雖說香氣十分濃郁但卻不膩,不像某些花種(比如香水百合)近聞會讓人有點承受不住的濃重感,它獨特的清香,聞著反而讓人身心清爽,那感覺真的很特別,看官若有機會,建議湊近一聞野薑花香。

DSC08395.JPG

DSC08400.JPG

吊橋的這一邊腹地開闊,不同於老街人潮洶湧的嘲雜,這兒的遊客少了許多,感覺比較寧靜祥和,幾個主題餐廳座落樹叢間,看著也算不違和。

DSC08401.JPG

在這兒隨意亂晃時,BEN不時指點我說這是啥啥樹、這是啥啥花、這又是啥啥草,嘖嘖,學識淵博讓人拜服,不像我是個空心大草包,甚麼都不知也啥都不懂!

DSC08403.JPG
羊蹄甲花

 DSC08406.JPG
俗名鹿仔樹的構樹

下圖是「車前草」,BEN還特別對我解說車前草的典故,據說是漢朝時期,某將領領兵出戰,因兵將們水土不服患病,在某個機緣下某人發現某種藥草可治這種病,該將軍問那個某人:「藥草長於何處?」該某人回說:「就長在車輪下」,於是就將該植物稱做「車前草」。

 DSC08408.JPG

這兩天上網查了一下,得知車前草的典故如下:
相傳漢朝名將:馬武,在某一年,因打了敗仗,部隊潰退到荒野,該年適逢大旱,餓死渴死的士兵和戰馬不計其數,剩下的人馬,因為缺水,大多得了膀胱“濕熱症”,肚子發脹和尿血,就連馬也尿血;有一天,馬夫忽然發現有幾匹馬不尿血了,馬夫很奇怪,後來發現停放馬車的前方地面上,長著一種豬耳形的野草,這幾匹馬一直在吃著這種東西;馬夫心想:這種草也許能治“尿血症”。於是,他拔了許多來煎湯,一連吃了幾天,小便果然正常了。馬夫急忙稟告馬武。馬武聞聽大喜,傳令全營拔草煎水,供人喝、給馬飲。幾天過後 “尿血症”都治好了。馬武問馬夫:“治病的豬耳草長在什麼地方?”馬夫領將軍走到帳外,指給他看:“馬車前邊的就是。”馬武哈哈大笑:“好個車前草。”從此,“車前草”的名字就傳開了。

好奇妙的故事,呵呵。

DSC08424.JPG

走了一圈後,我們又回到老街上,沒再買甚麼東西吃,倒是胡亂拍了幾張古早味的小吃。

DSC08409.JPG

DSC08413.JPG

BEN說這時節在新竹的新埔地區恰是「曬柿餅」的季節,曬柿餅耶,我只在網路上看過曬柿餅美圖,還沒親眼瞧過,BEN說曬柿餅就在十月十一月左右,哎呀真可惜,接下來我應該沒啥機會再到新竹,看來只好等明年了。

DSC08435.JPG

「梅干菜」在客家美食裡有著很重要的地位,BEN跟我說:芥菜在客家人手中可以弄出三款菜式來,依照日照曝曬水分流失程度不同,先是水分保留最多的酸菜、再來是福菜、最後才是梅干菜,一個菜種能做出三樣美食,可見客家先民的才智和惜物的精神。

DSC08436.JPG

嗯,長知識了。

DSC08368.JPG

在老街上走著走著,天空開始飄雨了,還越下越大,我還真是帶賽,每每難得出門一趟就碰到下雨,上次去集集也碰到大雨,這會子來內灣又下雨,真是圈圈叉叉在心底,沒辦法啦,只好提前搭1605的車班打道回府,回到新竹約下午五點多,還讓BEN請吃了一頓晚餐,讓他破費真是不好意思,也真感謝了。

 

 

 

記 內灣老街除了吃喝還剩下甚麼? 是為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