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個睡眠品質很差的人,除了不易入睡和淺眠外,做噩夢更是稀鬆平常,像是被莫名怪物追殺、從高處墜落、被爆炸震波炸翻、被火焚,或者是趕時間……等等等,如真要把我做過的噩夢拍成電影,應該比「絕命終結站The Final Destination」系列電影還要驚悚吧,除了做噩夢,我也常常作「連環夢」,也就是:夢中套著夢、套夢中還再套著另一個夢,簡直就像電影「全面啟動Inception」的情節那般;因為夢做的多了,就想寫下來,所以,在2008年初左右,著手杜撰了一篇一萬四千多字的「連環套夢」(電影『全面啟動』在2010年上映,所以我並沒有抄襲的嫌疑)(有必要自清到這地步嗎?)。

該篇故事中,我讓主角做了個醒不來的連環夢,他在夢中經歷了十多種不同的死法(原本是雄心壯志要寫30種死法,力有未逮),導致他到最後辨不清自己是在真實世界、還是仍在夢境裡,這兩天把這篇又翻出來看了看,覺得自己還真是天才(開始自我感覺良好中),所以就再次舊文重貼,但為免字太多沒人看的完,所以只擷取開頭前兩段,如您有興趣看完,還請多多指教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我是分格線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陳智民張開眼睛,一時之間還有點恍惚,突然他想到:現在是幾點了?他拿起床頭鬧鐘看到指針指著七點四十五分,整個人霎時清醒,「糟了!糟了!遲到了!」他趕緊掀開棉被、跳下床,衝到浴室、擠了牙膏、隨便唬弄的刷了兩下了事,等看到鏡中自己的唇上、兩頰還有下巴,鬍渣橫七豎八的到處到是,想到今天還要去見客戶,這張臉實在端不出去,只好抹上刮鬍泡,動手刮起鬍子,他一邊刮鬍子、一邊著急時間來不及,一個不當心,劃破了臉皮,看著血珠冒出,他也沒時間管了,從臉盆裡掬水潑洗臉上殘餘的鬍泡,又急急忙忙跑進臥室、打開衣櫥、拿出襯衫看到皺巴巴的,不禁「shit!」的罵了一聲,於是撐起燙衣板,將襯衫鋪在上頭,拿著熨斗熨燙起來,蒸氣熨斗咻咻的噴著氣,也不知到底是熨斗的蒸氣噴量調太大還是陳智民他太過心急,左手不小心就被蒸氣給燙到,他發火起來:「靠!現在是怎樣!」,陳智民他穿上襯衫、套上領帶、抓了公事包和車鑰匙,甩門而出。
他快步走到電梯處,看到電梯顯示器的數字顯示著B1,他按了下樓鈕,翻看了一下腕上手錶,已經0830了,這下完蛋了!到公司肯定又要被經理罵到臭頭了!想到這裡,他又伸手猛撳電梯鈕,隨著電梯緩慢上升,顯示器上的數字也跟著而56789.......1516171819,然後「叮」的一聲,電梯門打開了,他立刻閃了進去,伸手按下B3,嘴裡不由自主的嚷著:快點、快點……,電梯緩慢的下樓,陳智民的眼睛一下盯著樓層顯示器數字,一下翻看手錶,心裡急得不得了,「叮」的一聲,電梯停在三樓,電梯門打開,一個肩揹大包包的年輕小夥子走進來,漠然的跟陳智民對看一眼,跟著按下數字1,陳智民幹在心裡:媽的!才三樓也要搭電梯!
終於來到B3,陳智民趕緊閃出電梯,平時停滿大大小小車輛的停車場,今天只剩他的國產小車孤伶伶一台,他沒管這些,打開車門、坐進駕駛座、鑰匙插入鑰匙孔、發動……引擎沒動靜!他再三再四的扭轉鑰匙,還是發不動!「幹!連你都跟我作對!」他火氣整個都起來;甩上車門,陳智民看到電梯停在八樓處,他已經沒耐心等了,於是打開樓梯門直接跑到一樓,穿過花木扶疏的中庭,經過挑高又裝潢氣派的Lobby時,警衛跟他打招呼,他沒時間理會,只隨便點個頭就算應了。
出了大樓,陳智民在社區巷弄裡三步併作兩步的直接跑了起來,他跑到了大馬路邊,想要招手搭小黃,偏偏平日滿街跑的小黃,今天等半天,卻一台都沒看到,他又低頭看一下手錶時間0845,抬頭剛好看到一台小黃停在對面,車上乘客剛下車,他怕這好不容易才看到的小黃看不到這邊的他招手,於是大步一跨直接穿越馬路,一旁急馳而來的摩托車,在剎車不及的情形下,攔腰撞上,陳智民被撞得直飛出去。

 

陳智民張開眼睛,發現自己好端端的躺在床上,除了有點喘不過氣來以及一顆心噗通、噗通地猛跳外,什麼事情也沒有;「呿~原來是在作夢!」他拿起床頭鬧鐘看一下時間:一點十五分,他深深的吁了一口氣、閉上眼睛、翻身想繼續再睡,可是夢裡那種喘息不來的緊迫還壓在胸口,一顆心也還在繼續噗通跳著,他在床上滾了兩圈,「這下可好,睡不著了。」他自言自語;然後,感到有些尿意,於是下床、走進浴室、掀起馬桶蓋、拉下褲頭、一陣嘩啦啦的解決後,再踅回床上,兩手枕在腦後、張大眼睛,瞪著天花板,回想著剛剛的夢境,實在太過逼真了,甚至到現在都還隱約感受到夢裡面被車撞上的痛,他不禁一隻手撫著腰際,心裡想道:「真是鬼了!」就這樣躺了好一會兒,想想,實在也悶,乾脆起床算了;他走到客廳,撳亮大燈,坐到沙發上,拿起電視遙控器,開始玩起轉台遊戲,八十幾個頻道轉了一遍,覺得真真無聊,於是關了電視、將遙控器甩到一邊,忽然想到:巴巴節要到了,買什麼給老爸好呢?於是電腦開機,上購物網開始搜尋;看了老半天,覺得眼睛痠澀,瞄一下電腦螢幕下方的時間:0230,他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,開始感到有點睡意,於是關機、關燈,上床睡覺。
「嗶嗶嗶嗶~嗶嗶嗶嗶~」陳智民被鬧鐘吵醒,隨手按掉鬧鈴,睡意還濃得有點睜不開眼睛,他坐起身來,靠在床頭緩了一緩後,才掀開棉被下床走進浴室去,他慢條斯理的刷了牙、洗了臉、刮了鬍子、燙好襯衫,再給自己泡了一杯濃濃的咖啡,打開電視,一邊看著晨間新聞、一邊喝著咖啡,等到時間差不多了,他關掉電視、穿好襯衫、套上領帶、戴上手錶、拿起公事包和車鑰匙,出門而去。
他來到電梯處,按了下樓鈕,看著電梯樓層顯示器數字從B1慢慢往上升,「叮~」一聲,電梯門打開,他走進電梯,按了B3樓層,抬頭盯著電梯門楣上的樓層顯示數字變化,「叮」的一聲,電梯停在三樓,電梯門打開,一個肩揹大包包的年輕小夥子走進來,漠然的跟陳智民對看一眼,跟著按下數字1,陳智民心裡不以為然的想著:現在人還真懶!才三樓也要搭電梯!
來到B3,陳智民出了電梯,停車場停滿大大小小車輛,他走到自己的國產小汽車處,看到旁邊停的一台B開頭的大車,他想:總有一天、總有一天的。他打開自己汽車車門、坐進駕駛座、把鑰匙插進鑰匙孔、發動,引擎「鏗~鏗~鏗~」的震動幾下,熄了,又發一次,還是發不動,他再三再四的轉動鑰匙,還是發不動,「啊咧!不會吧!」他看一下手錶,時間有點緊了,於是放棄,關上車門,來到電梯處,看到電梯停在八樓,他懶得等了,於是打開樓梯門,直接走到一樓,穿過花木扶疏的中庭,經過挑高又裝潢氣派的Lobby時,警衛跟他打招呼,他隨便點個頭就算應了。
他出了社區巷弄,來到大馬路邊,忽然!他覺得有點怪怪的,是哪裡怪呢?又說不上來,只是覺得好像是有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,他正思索著到底是哪邊怪著,忽然想到:「啊!老總昨天宣布,當月遲到總時數超過卅分鐘,就要開始扣錢!」想到這裡,不禁翻看一下手錶,糟了,快遲到了,怎辦?!繼續等公車?還是乾脆搭小黃?一抬頭,剛好看到對面邊一輛小黃停下來,裡面的乘客剛好要下車,陳智民怕小黃司機看不到他在這兒招手,於是大步一跨直接穿越馬路,一旁急馳而來的大貨車,在剎車不及的情形下,攔腰撞上,陳智民當場被撞得直飛出去,在身子騰空而飛的剎那,腦中閃過了昨天晚上的夢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