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事情一開始是這樣的……

星期假日照慣例我是待不住家裡的,尤其是晴空朗朗、艷陽高高的昨天(11/15),早上回老家省親後,在大約將近十二點時回到自己家裡,想起上星期到蘆竹區尋波斯菊未果,總是心有不甘,前兩年曾在大溪往慈湖方向的路邊看到佔地好幾畝田的波斯菊花海,不如這回就去碰碰運氣吧,即使波斯菊花仍未盛開,還是可到慈湖看看禮兵交接儀式,正應了俗諺「沒魚 蝦也好」這句話,於是呼,抓了相機、帶瓶水、揹著我那「浪跡天涯小紅背包」、跨上機車,出門而去。

出門不過十分鐘,都還沒走出「桃園區」的範圍,我的手機響了(根據手機時間顯示是1210),原來是一位客人來電說是他的眼鏡螺絲釘吧,出了狀況,問我在不在店裡……啊咧,星期天是我行之多年的固定休假日,更何況我正打算去尋花問柳啊不是,是想去探尋花季的時候,那當下有點掃興,不過,轉念又想,服務業的咩,就是要將「提供最佳服務」奉為圭臬,估計這客人應該是螺絲釘鬆脫,鎖顆螺絲釘耗不了幾多時間,於是跟該客人約定十分鐘後在我的店裡碰面,掛了電話後,機車調頭,往店裡去。

提起這位客人,他是我國中同屆的同學,而且還是服兵役時,新訓中心的同梯袍澤,不過,彼此之間可說沒啥交集,只在這個月初時,他經由我另一位國中同學口中得知我開眼鏡店,於是帶著他的女兒來消費……唔,這段實是畫蛇添足,跳過!

依約定,他應在1220到來,結果,我硬是等到1240才看到他姍姍來遲,嘖,對無法守時的人我心底是會有微詞,不過他既然是同學兼同梯兼客人,自然還是堆起笑臉以對,等看到他的眼鏡才知不是螺絲鬆脫,而是斷了、無法處理了,既然無法處理,他倒也乾脆,直接了當說換支新的吧,然後就開始挑選了。

我這位同學兼同梯,試戴了七八支,還用手機各個角度自拍下來審視,雖然我很想早點結束這交易好去尋花,但他還在挑呀,只好在自己心底不斷默念「客人最大、客人最大、客人最大」,終於,不論鏡框啦、鏡片啦,一切都敲定了,彼時牆上時鐘顯示1332,我心想這會子到大溪地區還算勉強,但若看不到波斯菊花海,再去慈湖看禮兵接交或許就很趕,想是這麼想,但我這位同學似乎沒起身離開的打算,我們也不能關門放狗趕客人,況且是舊識,所以就東拉西扯胡亂聊,聊天的嘛,往往就是互相在靠么自己的不順遂,然後不知怎地,就提到「姓名學」這玩意兒,那個當下我心底不囉嗦的就浮現「不妙」這二字。

我這位同學兼同梯他說:「同學,你是大姓耶,格局不當如此而已呀。」怪了,怎麼在我認知中,台灣的大姓不外乎:陳、張、王、林、李、黃、楊、吳、邱、呂等等,我的姓氏完全不在其中呀,「姓名學不是這麼算滴」我的同學這麼樣的回我,然後開口跟我要紙筆,說是他研究姓名學多年,要幫我看看我的名字出了啥問題,好吧,抱著姑且聽之的態度,拿了張A4規格的白紙,於是我的命運就這麼被算了開來。

只見我這位同學一邊在紙上又寫又算、一邊又嘴裡不斷跟我解釋這是啥啥啥、那是啥啥啥、這個配這個是怎樣怎樣、那個配那個又是那樣那樣,一個多小時聽下來,我是有聽沒有懂,總括而論,根據他以「三才」、「五格」配合我的「生辰八字」、「生肖」加上「陰陽」和「五行生剋」還有「靈動力」演算結果,我的名字中只帶三個吉數(據說最多是六個還七個,聽胡塗了記不住),但其中一組互尅、破格,所以只剩兩個,因此我就進不了財、留不住錢,其他負面的還有比如:懼內是嗎?其實這個還好吧,我和夜叉之間非常尊重各自的獨立性,經常都是她不管我、我也不被她管,但或許我內心對她存著愧疚,所以我很尊重她的意見和建議好吧,這算是某種程度的懼內吧 比如:和雙親關係緊張嗯,這個算是三分準,但這用在任何人身上其實都有三分準吧? 比如:和兄弟姊妹緣淺,這我覺得和姓名無關而是環境造就吧? 又比如:比較不利婚姻關係(唉,我這種人本來就不該走入婚姻)以上都是我這名字帶有的負面能量(其實還很多,只是我記不來了)

比較正面能量的則是:人緣好(尤其是長輩緣)、言談親切沒了嗎?就這樣而已啊?我心底覺得這兩項正面能量,應該是我從事服務業二十多年所練就出來的吧,不過我只敢不敢說出口。

然後他又說:「同學,這樣啦,我幫你試算新的名字看看啦……『姓』不能改,你的尾字也適合你,你名字只有中間這個字不該用四劃的字」然後他又開始算了又算說:「筆劃11劃的字才適合你,這樣你的名字中就帶四個相生的吉數。」然後拿出他的手機,秀出適合我生肖的11筆劃的字,我一看他奶奶的,二十多個字,他邊看邊屈指細算(靠,我有種在看「白蛇傳」的錯覺),然後說:「茂字最好,喏,你看,上邊草字頭屬木、下邊戊字屬土,配合你的命格屬火,一整個就是『木生火、火生土,土又生木』,加上「天地人」三才筆劃數有四個相生的吉數,就是生生不息,這個名字絕對適合你!」

不是吧,茂那我不就叫「茂榮」呃,好俗的感覺,不能別個嗎?比如「邦」這個也屬十一劃,他說:「『邦』的丰字屬水,不合你的八字本命格。」原來丰字屬水,這我還真的不知道哩,那「培」咧,十一劃又有土,行麼?他說:「這個字也OK啦,不過培字雖有土邊,但另一邊的「咅」對你生肖而言像是『羊立』之形,羊用後腳站立是要打架的,有損人緣。」呃,又被打槍,那「英」咧(嗯,我承認我開始病急亂投醫或者亂槍打鳥的感覺了)他笑說:「『英』不好吧,英榮、英榮,怎麼念都不順呀,而且英字底下像兩隻腳,比較適合跑外面的。」

好吧,我放棄了,可是「茂榮」真的俗到有剩「同學,你相信我!」我這位同學大概看我面有難色,又說:「我幫你看一下這新命字有沒有『能量電力』。」只見他手捻劍指在寫有我生辰八字和新舊兩個名字的紙上,自左而右不斷的劃著,邊劃口中還邊念念有詞(我真的聽不懂念啥),就這樣劃了一二十遍後說:「有,這個有能量電力,而且還滿強的,你的舊名字完全感應不到能量電力。」好玄呀!!

說實在的,我的舊名字其實也雅不到哪邊(正確來說也算菜市場名),不過「茂榮」二字我真的怎麼看怎麼不喜歡,我那位同學開口又說:「同學,我也不是算命師要騙你的錢,我幫你算這名字也沒要收你的錢對吧,純粹是看說自己同學應該要有更大的格局,卻因為名字破格覺得可惜,所以才算來讓你參考看看,你相信我,『姓名』真的關係到一個人的『後天行運』,我以前的名字……(下刪數千字),這樣好了,你就先不要改,先叫著看看,就像有些藝人的藝名和本名不同,你有FB、有Line,那就先把網路用名改成這兩個字試三個月看看,如果覺得有用再去改,啊對了,改名字前,你可以到廟裡──到你常去拜拜的正廟不要宮壇──向神明擲茭求問看行不行。」

說真的,我都快要弄不懂現在到底是民國104年時代還是在明、清時期了(頭越發昏中),等我這位同學兼同梯離開時,都下午三點過了,想想,這會兒去大溪真的太晚了,無奈,只好打道回府,回到家後,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家裡的夜叉講,還把那張前後都寫滿字的紙張拿出佐證,夜叉聽後,「嗤」的冷笑一聲(這算嗤之以鼻吧),然後說:「你啊,只要生意差了,就想孔想縫 ←(請用台語發音),改了名字就保證生意一定有起色?隨便你吧,反正名字是你的,愛不愛改你自己決定。

其實我覺得,雖然我的名字不是很好(總筆劃數為28,據說是大凶),啊不過我也吃了48年的米,似乎還沒噎死過,那就繼續沿用吧,不過,我到是有聽那位同學兼同梯的話,把Line上頭的名字改了,再把FB上頭多了個「別名」,反正又不用去戶政事務所改名,就加減試試看吧。

 

 

記 改名就能脫貧嗎? 是為誌

再記 我果然耳根子軟 是為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