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歲次丙申猴年的正月初五 在此向大家拜個晚年,祈祝大家:猴年行大運;大年初五的今天是開工日,雖說今年的年假長達九天,政府人事局明訂大年初八(2/15)才是正式上班日,啊不過,歷年來我都是年初五開店營業,今年當然不例外,再者,依照慣例,寫一篇年假的這幾天,我個人的過年流水帳。

DSC09162.jpg

說起來,今年的這個春節不好過,首當是小年夜(2/6)凌晨三點多的南台灣大地震,台南的某棟集合住宅大樓應聲倒塌,數百戶的人家毀於一旦,截至我打這篇文為止,已有92人死亡、尚有30人失聯,所以這個「年」過得讓人有種揪心的傷感。

另外,就是我感冒了!(喂!這個有需要強調出來嗎?)因為感冒,所以我今年過得不是那麼好,哎,就從頭說起好了。

話說23日那天傍晚,我開始出現頭痛、喉嚨痛和微微發燒的感冒徵狀,我算是個不常感冒的人,在平時偶有小感冒我也都不理會,反正就是五到七天左右的感冒症狀發完就沒事,不過,要過年了,我可不想年節期間讓俺爹娘念,所以,24日一早就趕緊去掛號看診,拿了三天份的藥,乖乖的按時服用。

4969_1.jpg

27日除夕當天,除了偶爾流個鼻水外,其他症狀可說消失殆盡,當天下午三點鐘,偕同夜叉和大小兩隻蘿蔔頭回老家,開始洗洗切切的年夜飯前置作業;晚上六點鐘,整治出差強人意的菜色擺滿一桌,連同俺十二弟一家共九人一起吃年夜飯,吃過飯、收拾完,各幹各的事,俺爹就著手家中廳堂祭拜典儀,孩子們就圍坐在客廳裡,或看電視、或滑手機,我則是和俺那一年見一次面的弟弟,在陽台上抽幾根菸、閒聊一會子,時間走到夜裡十點鐘,才各自回各自的家。

 

我曾經說過,在俺十二家早年的時候(重申一次,這個早年指的是三四十年前),年初一的早餐大概不晚於早上七點鐘,不過現今不比以往,又不住一塊兒,所以年初一的早餐時間越拖越晚,今年則拖到十點左右,我們回到老家才開始準備,俺十二家大年初一的早餐菜色是萬年不變的:川燙波菜和芹菜、去殼帶膜花生、黃皮豆腐干,當然,年糕、發糕也是必吃的;吃過早餐後都十點半了,兩隻蘿蔔頭說想睡一下,於是就打發他們到老家的空房裡睡,到下午兩點弄好午餐才叫他們起來吃東西;下午三點後,左右無事,就帶著他們一起出門晃晃,幫大小兩隻蘿蔔頭各買雙新鞋;回轉到老家後已是傍晚六點多,吃過晚飯七點多才回自己家,回到自己家後,我開始頭痛、喉嚨痛,鼻水也流不停,不是吧,感冒症狀反覆了嗎?真是太好了!

 

年初二,一早起床我就渾身不對勁,又是咳嗽、又是鼻水流不停,而且還很疲累的感覺,雖說身體不舒服,但年節期間該走的行程還是得走,所以就一家大小回夜叉娘家去,或許是感冒關係,在老丈人家中我一直有點恍神感,午飯也吃得少,吃過中餐後,身體狀況持續不好,於是就到附近藥局,買了盒錠狀感冒成藥對付著吃,老丈人在自家開了一桌麻將,今年俺家的大隻蘿蔔頭也上桌陪外公打麻將,到了下午三點多,依照往年慣例,出門去彩券行買幾張刮刮樂碰運氣,在麻將桌上的繼續打,沒上桌的這六七個就徒步出門去(我是完全不會打麻將),花了五百元買了兩張刮刮樂,全槓龜,算了,我哪一年有中獎過?回到老丈人家時約下午四點多,我的身體狀況似乎變更差,一直覺得很累、很恍神,所以就獨自先回自家,沖個熱水澡後直接上床躺平,夜叉和兩隻蘿蔔頭則是晚上八點多才回來,初二就這麼過完了。

 

年初三在以往都是我睡到天昏地暗、日月無光的日子,不過今年沒這運氣,年前俺十二爹在餐廳訂了兩桌(期間不愉快的過程已發過文不再贅敘),以我當天的身體狀況和脾氣,原本我不想參加,不過,除夕當天俺爹俺娘一再提點我要出席,想想,算了,也他倆都七老八十了,就再依他們的個性一次吧,不過,大隻蘿蔔頭去年開始打工,年初三排到全天班,小隻蘿蔔頭是「睡比吃更重要」的懶性子,寧可睡到死也不要吃這餐,夜叉則表示要留在家裡打點,所以就我一人代表;大年節下的餐廳,吵雜紛亂不在話下,一頓中飯吃到下午近三點才結束;在餐廳時我鼻水繼續流、回到家洗把臉又直接躺平,初三又過完了。

DSC09164.jpg

年初四,其實幾個星期前我曾打算在初四這一天,我要再去走一趟台鐵海線,想再看看台鐵那幾座木造車站房,也想在白沙屯的堤防沙灘上曬曬太陽看看海,不過,年初一時感冒症狀反覆,所以很早就打消這念頭,也因此昨天的初四,我一路睡到中午近十二點才起床,隨便吃了點東西後,想想,今年還沒去拜廟,於是就去南崁五福宮上個香、以店名點個招財燈、也給自己點個光明燈,回程又去採辦初五開工所需的水果、金紙和鞭炮等等。

DSC09163.jpg

今天是年初五,一早到店裡開門後,備齊:金、香、蠟燭、鞭炮和水果,在店門口朝天拜五路財神,祈求:出入平安、早發利市、財運旺來、大吉大利。

 

 

記 又一年過去了 是為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