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 / 02 / 28 太陽很大風很大

DSC09449.JPG

時間拉回1989年的5月,剛下部隊不久的我,某天和幾個梯次相近的「新兵」在中山室裡,一個掛著「士官階」的班長對我們作了個小小的心理測驗,那時的我們都是菜鳥,所以都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態認真思考後才寫下答案,心理測驗共七道題,其中一道題是:寫出三個「海」給你的感覺是甚麼?我想了想,寫下了「廣闊、神秘、孤獨」,我到現在都還記得,該士官班長看到我寫下「孤獨」二字的時候,露出了一個「很奇怪、很不可思議」的表情。

DSC09413.JPG

我有多久沒到海邊看海了?想了一想,四個月左右吧,嗯,果然有段時間了,所以一到「白沙屯」站,刷過電子驗票機後,我就從後站出口往海濱走。

DSC09412.JPG

爬上堤防,海就在我的眼前伸展開來,「海呀海,我們好久不見了。」我真的脫口而出的對海這麼說著。

DSC09430.JPG

DSC09415.JPG

然後我坐在堤防石墩上,開始和海說話,海也以來來去去的白色浪花回應我,我說了很多很多心底的事,大海她耐著性子靜靜的聽,我把一些無法釐清或想不通透的事拿來問大海,大海她笑笑的說要我再多想想事情自然會明朗;有些事情或問題,有時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,需要的是時間,這我很明白,只是,壓在心底悶得慌了,又不知能找誰講,只好到海邊說給大海聽,這一說就二十幾分鐘過去,我才起身拍拍屁股往「拱天宮」媽祖廟方向前進。

DSC09418.JPG

說來是很可悲的,雖說是「和海說話聊天」,但其實不過就是我自己面對著海水,自言自語、自問自答罷了,我猜想,當天如果有人看到我坐在堤防上喃喃自語,絕對會認為我要不傻了、不然就是瘋了,我想,我好像《魔戒》裡的『咕嚕』,總是自己問自己、自己回答自己,出門也是我和我自己而已,雖然很愜意,但偶爾難免會有一絲絲孤寂感略過心頭,我把這問題丟給大海,但她沒打算回應我,只有細白的浪花來來復去去。

DSC09423.JPG

某位朋友在Facebook上問:「都跟海說了些甚麼?」

其實翻來覆去就不過是生活上的瑣碎事,沒甚麼值得提的,畢竟,像我這樣一個男人,是不會有甚麼地方值得別人注意的。

DSC09445.JPG

DSC09435.JPG

DSC09438.JPG

DSC09436.JPG

 

1989年的5月的心理測驗題,那位士官班長說:「你對『海』的感覺,其實就是你自己的「愛情觀」,這個心理測驗我給好多人做過,但是用『孤獨』來形容大海的,你是頭一個,你怎麼會覺得海很孤獨呢?」當年是怎麼回答這個問題,我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......

DSC09420.JPG  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