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以為老天爺總算待我不薄,要給我一份人生長假的禮物,現今看來,應該確定是沒了,想想,有那麼一點點可惜的感覺。

DSC09904.jpg

55日早上十點多,我的心臟痛,那種痛很像是有人在揉捏你的心臟,說很痛是不至於,但就是很不舒服,我照以往的的經驗,搥打自己左胸心痛處,雖不能減輕疼痛,但"感覺會比較舒服些。

這不是我第一次感到心臟痛,認真想想,出現心痛症狀大概七八年以上了吧,只是這幾年比較常發生,原本想說槌個幾下就算了,但又想到連著53日和54日也都有心痛症狀,所以就跑去診所掛號看診。

這家診所是中型的綜合科診所,醫師本身和我老爹有四十幾年的交情,在聽完我主訴症情後,醫師就叫我去照X光片和心電圖;然後他先解釋X光片,大概意思是說:我的心臟比常人要略小顆些,位置則偏右邊,這沒甚麼太大問題。然後再解釋心電圖時,他說:「在『判定』這個地方,如果是正常的會出現「-」號,心臟有狀況則是「+」號,你的心電圖有點接近『心肌梗塞』前兆會出現的狀態,這很不好

DSC00010.jpg

聽醫師說完的瞬間,我有一點恍惚,我猜,可能是診療室密閉空間造成腦部缺氧的關係,總之,有種不真實的感覺,我不是不能接受檢驗事實,只是有點奇怪的感覺,於是我問了個超級白痴的笨問題:「這個嚴重的話會怎樣?」

「當然會死的啊!」

我猜,這位跟我老爹有超過四十年交情的醫師,一定覺得我是毫無病理常識的笨蛋,不然就是被病情給嚇到了,才會問這種白痴問題,其實我當然知道心肌梗塞不治療肯定會死,而且會死很快,並不是我毫無半點健康方面常識,也不是被醫師的解讀給嚇傻了,那個當下其實我心情非常平靜、非常能接受,甚至是有那麼一點點期待──或許你會覺得我果然是白癡,哪有人會期待心肌梗塞降臨身上?不過我確實是有種「總算來了」的感覺,至於我之所以會那麼問,應該是下意識裡想知道自己離死亡還有多少時間吧;醫師接著說:「這張心電圖單給你,你去找心臟專科看;我開六天份的藥給你,不是讓你吃完六天藥才去找心臟專科,而是讓你在這幾天內找心臟專科檢查。」

DSC00007.jpg

在診所等待拿藥的時間裡,我突然發現:這是份禮物!是老天待我不薄所以要給我的一份大禮!一直我都希望「這個世界從來都沒有我」,但我還是來到這個世上了,而我又是個超級懦弱的人,懦弱到不敢提早結束自己的生命,那麼,若真是心肌梗塞前兆,這不是老天給我的大禮又是甚麼?所以,我決定了!我不想治療!正確來說,我不做侵入型的積極治療;既然老天憐憫我的人生而決定提早放我長假,那我又何必悖逆老天的好意呢?

回到店裡後,上網找區域醫院的心臟專科,掛了日期最近的門診,我想早點確認這張假單的生效日,也好對後事早做安排,其實也沒甚麼好安排,像我這種沒價值的男人,手上根本沒任何經濟物質可留存,我想做的只是:若我突然心肌梗塞死透透了,這家店該怎麼處理?家裡的夜叉對我的店是絕然的陌生,我想我需得寫份備忘,告訴她,甚麼東西放在甚麼地方(比如保單、比如帳單),該如何把這家店給收掉(比如去公家單位註銷營利登記、比如去公會和工會註銷等等)。

57日早上我到心臟科門診,醫生看到我那份心電圖也覺得似乎有點狀況,所以當天就又做了X光片和心電圖檢查,結果「你今天做的檢查結果看起來都很OK呀!」咦,不是吧?我心頭浮出了一點點的失望感,這不是我現在在矯情的文飾,是真的有一點點的失落,「這樣好了,510日早上你再來做進一步的檢查。」醫生這麼對我說。

好吧,進一步檢查就再進一步吧,510日早上又去醫院報到,做了「心臟超音波」和「運動中的心電圖」檢查,當時的檢驗師就概略對我說:「你的檢查結果應該都沒甚麼問題,不過,你還是等514日回診時,讓醫生幫你做詳細的解說。」到目前為止,我大概可以確定我的人生長假應該是沒了、飛了、不見了。

514日,也就是今天早上,再一次去醫院報到,醫生說我在這家醫院所做的相關檢查結果都是正常的,至於我那份有狀況的心電圖,「有可能是你胸腔肌肉痛造成儀器誤判,也有可能是當時幫你做檢測的人員儀器操作失準。」

對於這樣「沒有問題」的結果,我的心情有點複雜,因為心肌梗塞是最少折磨的一種死亡方式,如果能在最短的時間裡、最少的痛苦死去,其實是一種幸運,對於這種幸運我是真的有期待,但,人總是有求生的本能,所以「應該一切都沒問題」的結論出現時,我還是有一點點放下心中大石的釋懷感,說到底,我就是個懦弱和矛盾到極點的人。

 

 

 

記 和長假擦肩而過其實有一點點失落感 是為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