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 / 07 / 24 豔陽當空高溫炎熱

DSC00314.JPG

今年以來,人很懶,部落格呈現荒蕪狀,久沒胡寫亂抹,現想寫點甚麼,卻不知該如何下筆,也罷,那就寫點兒「流水帳」吧。

DSC00290.JPG

昨天(7/24)星期日,天氣炎熱,待在家中總感覺像顆鍋子裡的番薯,快要被蒸熟了,窩在沙發裡玩著電視遙控器轉台遊戲,轉來轉去的沒個好看的節目,瞧瞧牆上的時鐘,將近下午三點鐘,不如出門晃晃吧,想定之後,抓起相機、裝瓶水,塞進我的「浪跡天涯紅背包」,騎車出門去,目標鎖定「觀音蓮花季」。

DSC00292.JPG

DSC00295.JPG

2008年起,我開始喜歡端著相機胡亂拍,相機從小DC晉階到類單眼(至於「單眼相機」一來貴森森、二來我的技術還沒到那崁站,所以就自動自發的從不多想),雖然瞎拍了七八年,旦可悲的是我的功力從不曾晉級過,拍拍靜物還勉強能湊和,人物我就拍不來了……咦!怎麼扯到這邊來了,跳過跳過。

DSC00298.JPG

DSC00302.JPG

話說,夏天拍荷花、冬天拍波斯菊,差不多可算是我的制式生活之一了(花花草草不會蹦蹦跳跳,我這等級數剛剛好),在台灣每到秋冬農田休耕之際,農會都會發放波斯菊種子給農耕戶栽種在休耕田裡,波斯菊花開就數十畝田的蔚成花海,一來可供當地政府舉辦波斯菊花季賺點兒內需觀光財、二來又可讓農戶在來年春耕前將波斯菊碾入土裡當肥料,算是一舉兩得,我個人一直很喜歡波斯菊,所以冬天時的波斯菊花海我是必看、必拍的。

DSC00305.JPG

DSC00318.JPG

至於荷花的嘛……其實就我而言,看與不看皆可,唔,這麼說好像太過厚此薄彼,其實荷花也是很美的,花形大器、蓮子和藕梗可食,又有花中君子美稱(花中君子是荷花沒錯吧?算了,不深究了),不過,「喜歡」是很主觀意識的玩意兒,若拿荷花和波斯菊相較,我還是比較喜歡波斯菊,又扯遠了(打嘴)。

DSC00272.JPG

DSC00279.JPG

DSC00355.JPG

桃園觀音區蓮花季主景位在:金華路和新華路接叉處,該處還設有一個「遊客服務中心」,不過這個服務中心裡都在賣東西,有沒有提供任何資料給來客,因為我從沒這方面需求,所以不好說是有或沒有。

map.jpg

DSC00394.JPG

DSC00395.JPG

關於荷花,或許我每年去的時間點都是在下午,炎炎夏日裡的荷花田,幾乎沒有任何遮蔽物,曬得人都要昏頭(又扯遠了,去邊邊兒罰跪),看到的大都是荷花苞,很少有盛開的荷花。

DSC00376.JPG

DSC00283.JPG

DSC00285.JPG

其實有沒看到盛開的荷花對我來說沒差,我一直認為,荷花是一種很奇妙的植物(好吧,是我自己這樣認為的),花開極盛時既美又大器,風擺荷葉又別有一番動人的韻致之美,露水珠兒在荷葉上滾動是另一種晶瑩剔透的美(當然這要清晨才能得見),而我個人最愛的則是殘荷。

DSC00286.JPG

DSC00319.JPG

DSC00325.JPG

DSC00343.JPG

我想,或許我天生悲觀的特質,加上孤拐的個性,所以才特偏愛殘荷吧,但先不論我的個性,殘荷其實真的很美,看看那一根翠綠的蓮蓬,幾片將凋未落的花瓣或立或垂的掛在其下,金黃細穗間夾其中,背景再讓濃綠的荷葉一襯,這景緻、這感覺,我真的好愛這樣凋零的美感。

DSC00339.JPG

DSC00349.JPG

DSC00361.JPG
只恐雙溪蚱蜢舟 載不動 許多愁

DSC00386.JPG

因為我愛殘荷,所以在荷花田這邊待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(1545到,1715離開),我幾乎都在尋找殘荷來拍,啊不過,殘荷雖美,但我的拍照技巧實在爾爾,所以,雖然拍了一百多張的荷花,端得上檯面的不過這區區之數,算了,反正我拍照很差也不是今天的事兒而已,就繼續拍很差下去唄,這樣也算是我的特色了(撥瀏海)。

DSC00350.JPG

DSC00398.JPG

DSC00400.JPG

好幾畝的荷花田都繞走了一遍,瞧天邊太陽還很大,想著或許今天能看到美美的夕陽吧?於是就騎車離開,往觀音海水浴場方向前去,看能不能拍幾張美美的落日。

DSC00408.JPG

 

 

 

記 凋零殘荷動人心 是為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