算算日子,距離自己上一篇的發文,恰恰五個月整,一個部落格空白了五個月沒做任何更新,跟廢墟簡直沒兩樣,今天雨嘩啦啦地下著,左右沒事,就寫寫這五個月來在我身邊發生的大小事,要預告的是,這將會是一篇長達數千字的抱怨文,如果您有耐心看一個半百老頭兒的牢騷文,那我感謝您,若您沒耐心看直接離開,我覺得也是理所當然的人之常情,還是在這兒先行謝過

112.jpg

 

如同我上一篇所述,我的生活在去年(2016年)9月開始發生重大變故,事情一樁樁的爆,搞得我每天都心力交瘁,原本還寄望新的一年(2017)來到能有轉機,結果卻是越跌越深、越來越糟,就讓我一件一件慢慢說起吧

15894790_1841599069391360_8658264522453398700_n.jpg

俺老爹在111日到林口長庚醫院動頸椎手術,說起來這次的手術很順利,復原的情形也算不錯,所以在1112日把每天二千元的看護工辭退,也因為復原狀況尚稱良好,所以俺老爹對於那個妨礙他進食的護頸圈,開始解放,愛戴不戴的,我看著其實覺得不妥,但他一副無所謂,算了,身體是他的,愛怎麼搞隨他,然後在1116日那天晚上發生了讓我嚇一大跳的事情,當晚八點多俺老爹來電說他老哥(也就是我的伯父)死了,天呀!怎麼會呢?!我在自己的FB上寫著「我老爹和他的哥哥(也就是我的伯父),兩人一輩子不合,近這七八年更是幾乎不相往來,廿分鐘前,忽然接到我老爹打電話來說,他的哥哥(我的伯父)走了... 乍聽之下,我超級驚訝,不過在今年八月中的時候,我的伯父才來我這兒說他的眼鏡度數可能不夠,看東西總是不清楚,那時他看起來神清氣爽、身體健朗,不想就這麼走了... 雖然我老爹和他哥哥鬥了一輩子,但剛剛他來電時的聲音聽來,還是很有著感傷」一開始我以為伯父是心臟病突發致死(他老人家身體一向硬朗,除了年紀大心臟老化之外別無其他毛病),後來才知是因為發生意外致死,其實「死亡」是人生必經之路,能夠在痛苦最短的時間內死亡其實也未嘗不是件幸運的,至少我是這麼認為;但俺老爹不這麼想,他曾在某次跟俺老娘對話時說:「他走了,我還活著」言下之意就是他比他哥哥幸運、還活著所以贏了,我知道後除了無言還是無言

伯父過世後的最初四天,俺老爹天天坐著輪椅往喪家跑,原本我還以為俺老爹念在兄弟血緣,所以日日前往悼念,結果完全不是這麼回事,根據我的堂兄弟姊妹事後跟我說(伯父出殯前我大約每兩天前往上香一次),俺老爹是去那邊攬事指點,幾乎搞到伯父一家雞犬不寧,第四天小堂哥把俺爹給回家,俺爹是個從不懂反省自己的人,對於小堂哥的舉動從不認為自己有錯,反而天天在自家埋怨「小輩不知禮數」,面對這樣的老爹我還能說甚麼?也不知是伯父真的死後有靈?還是俺爹自己不知拿除護頸圈的後果?就在1121日開始全身癱瘓,整個人像麻糬一樣軟趴趴,四肢無力無法抬舉、大小便完全失禁,俺娘根本無法照顧這樣的肥重麻糬團,所以又把一天收費二千元的看護工請到家中,錢就這樣一直燒!

如同我以前所說,俺十二家的經濟狀況很窘迫,我的店生意也不如意,所以兩老一直過著把房子抵押給某至親舉債度日,面對如此燒錢的狀況,兩老也知不是個辦法,所以在九月中旬時就和某家房仲簽約準備賣屋,這家房仲其實也很用心,陸陸續續介紹的十多組買家來看屋,但這兩年房價直直落,雖有買家來看屋卻無人出價--換做我是買家,看到一個彷彿驚弓之鳥的老嫗、一個僵直躺在床上的老頭、和一個自以為是又不斷插嘴的看護工,這樣的房屋我也沒興趣開價──話題扯遠了,總之,房子賣不出去、錢又一直燒,所以俺爹娘就申請外籍看護,若依我的意見,我認為兩老應該一起去住「養護中心」,請注意,養護中心是配置有一定名額護理師的照護機構,和一般的「安養院」是不同等級,每人的收費也比安養院多五到八千元;但俺爹娘不願意,既然不願意,我就順他們的意申請外籍看護,就在1127日那個星期日,人力仲介公司人員洪先生拿著一堆申請表格,到我老家要我填寫,他還說「外籍看護只負責室內照護,舉凡外出看診、購物、和溝通等等,還是得你來。」,我忽然意識到即使有外籍看護,我還是得像陀螺般團團轉的忙,事已至此,除了硬著頭皮繼續申請流程外,別無他法,洪先生跟我約定1128日星期一他會到我店裡預先收取三萬一千元的費用。

那時的我早已決定要收店了,屆時我他處上班,勢必無法像自己開店那般,一有家裡來電,我就貼張外出公告然後跑出門去處理,這該怎麼辦?!無窮大的壓力壓得我要喘不過氣來,當天下午五點多,我打電話給我阿姨述說所有狀況和我擔心的事情,說著說著我的情緒崩潰,開始大哭,我哭除了壓力,還有委屈,因為就在那前兩星期,我才得知俺老爹四處告狀說「我那個不孝兒子,因為我拿二萬給他弟弟跑路、再拿二萬給他姊姊住院療養費,因為沒給他,他就嫉恨在心,不讓我們申請外傭,要把我們兩個老的丟到養老院等死……」我至少有二十年不曾哭過了,更遑論是這樣嚎啕大哭,電話那頭的阿姨深知我家近幾年的狀況,也很清楚知道我為我爹娘盡心做了多少事,她要我盡情地哭,把情緒宣洩出來,掛上電話後我繼續悽慘的嚎哭,就這樣哭了半個小時,我才啞著嗓子,跟待在家中的小隻蘿蔔頭說:「對不起,爸爸失態了!」

事情還沒完結,隔天早上我領了31000元準備下午付給人力仲介,然後打電話給俺爹說明狀況,結果你猜怎麼著?俺爹居然大跳腳,他說「這個洪先生是透過你表叔介紹的,當時你表叔表示只要一萬五,怎麼突然變三萬一千,不可以給!千萬不要給錢!洪先生來收錢時,叫他去跟表叔要!!」真是見鬼了,使用者付費是天經地義的事,憑甚麼叫他跟我表叔拿錢,但既然俺爹這麼說,我就照做,當天下午我很客氣兼委婉地表達俺爹的意思,洪先生也沒說甚麼,我們還很愉快地聊了近一個小時,您認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嗎?完全沒有!傍晚時分俺爹來電指示,要我幫他找別家的人力仲介申請外傭,你可以說我笨、也可以說我犯賤,又或者說個好聽一點的愚孝,我還真的傻傻地找了一家經營人力仲介二十年的老牌公司來談,該公司的辦事員當晚來店裡,提供一些資訊,並表示他們公司是「外傭到雇主家以後才收費,所有申請的費用是二萬元。」差價一萬一千元,又是老牌的公司很值得考慮不是嗎,我把所有訊息告知俺爹,然後我又落入萬劫不復的悲慘境地了!

俺老爹居然打電話給我表叔,說「我兒子問到申請外傭只需二萬元,你介紹的卻要三萬一,你是不是要賺差價,我兒子堅決不讓你介紹來的洪先生申請!」請注意喔,明明是我老爹不讓洪先生申辦,卻推到我身上!不僅如此,俺爹在事後的第二天第三天,逢人就說是我當天指責洪先生收費過高,讓洪先生很不高興地離開並說不接俺家的案子,又說我是故意不申請外傭要把兩個老的丟到安養院等死……等等等,天乎!天乎!天地間竟有如斯父親,我真想一頭撞死!!

說到死,我曾經很認真的想去死,在十一月中旬得知俺爹捏造我不實的事情四處亂告狀,我就很想死,在某個星期日下午我到竹圍漁港吹風時,站在堤岸上看個海水來來去去,那時我心底一直有個聲音「跳下去!一死百了,跳下去!死了就不用再受折磨,跳下去!跳下去!跳下去!」這個聲音一直在我耳邊響著,我真的很想跳,我看著海水想從哪邊下海最佳,但後來我忽然意識到,我會游泳,身體的求生本能會讓自己死不了,而且竹圍漁港人太多了,在人群眾多的場合尋死尋活,那叫「取暖表演博同情」不叫真的想死,所以沒跳成;第二天上網估狗如何完全自殺,上吊是最好的方式,於是就開始想時間、地點、繩索,我真的都想好時間地點了,但就在準備執行前一天,一位老客人到店裡,她只是一句很真誠地問「你瘦好多,臉色又很不好,怎麼了嗎?要說說嗎?我很可以聽的」,就這樣一句話打開我的心防,把很多不愉快的事情都說出來,拜自己店生意很差所賜,講了近三個小時,情緒宣洩了,想死的念頭淡了,才又讓自己落到越來越不堪的無間地獄。

三千多字了,這五個月來的狀況陳述不到三分之一,算了,橫豎自己目前待業中,下次再說了。

 

 

 

記 跌宕的人生 有時能死成是一種幸運 是為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二 的頭像
十二

我和我自己

十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訪客
  • 看了真的的很難過,不過我不太會安慰人..
    看了您幾篇網誌,我覺得比起一般人來說您已經太堅強了。
  • 我一點都不堅強
    只是事情臨頭了碰到了硬著頭皮上了
    這是不得不,若是可以,我超想丟著不管

    十二 於 2017/05/20 10:20 回覆